返回引导页

两甲子故事

您的位置 :首页 - 两甲子故事

大烟囱?医院?今天谁要把这二者联系到一起准有人说脑子坏了。但若把时光倒拨十多年,咱们医院不仅有烟囱,而且是大烟囱,还经常被问路指路的人当作路标呢!

很久以前,没有市政集中供热,锅炉房可是医院的标配。医院供应室的消毒、病房的开水、洗澡水供应以及冬天的供暖等,全依仗锅炉房呢!有锅炉就会有烟囱,就如有人就会有鼻孔,只不过锅炉的鼻孔确是又大又高。

锅炉房在老西大楼的西面,紧挨着西大楼,再往西是专供锅炉燃煤的堆场,在护校灰楼与红楼之间。为满足临床需要,当时医院配置有一台十吨和二台六吨锅炉,一年烧掉的煤堆起来堪比一座小山。大烟囱有好几十米高,是当时医院最高的建筑物,并且采用了水膜除尘技术,因为吨位大,燃煤多,烟气浓,所以烟囱越高排放污染越小。

锅炉管理是医院后勤头等大事。作为压力容器,弄不好炸了就是颗大炸弹;作为供热热源,一旦停摆就意味着病人没水喝,手术用品消不了毒,三九寒天得挨冻。若是遇上煤炭紧俏或连续坏天气,供煤也成问题。头等大事常常也是头痛大事。

说到锅炉,就不能不说到一个人一一原后勤的程亮副主任,个头不高,满头白发,脑袋里装满医院的水电气管网,人称后勤通,医院多年的地下管网也只有他脑袋有。一年365天,唯有他每天早上五点前准时到达锅炉房,悄悄检查一遍,然后钻进值班组一把把值班员耳朵一拧拖起来,接着就看见一缕缕黑烟开始从烟囱里飘出。因为其下班组非常勤,又喜欢找“茬”,大家实在是又怕又感动,所以就送了他一个“亮大爷”的雅称。亮大爷最常说的一句是“不得了”,不管是电工房还是锅炉房、其他房,一发现问题就是“不得了”,然后把班长和值班叫来一顿鬼熊,不过大家都知道他脾气,事后只要看你按他说的改了,就又会有说有笑,要是你一直不动,他就干脆到你那蹲点,直到搞定了问题。据说他以前在哪儿干过机械,好象什么都会,电、水、气都很精通,什么都糊不了他也难不了他,很多时候就他直接领着工人干。也许正是他的这份与众不同,才使得这不好伺候的锅炉儿从没出过事故。

2000年左右,合肥市开始关注环保,要求一环内烟囱全都要拆除,那时集中供热才刚刚起步,用户少,建设使用成本都高,加之环保意识还不够强,医院便决定拖一拖,争取更多支持优惠。但每次黑烟一冒,环保督查就象神兵一样从天而降。也就在此时,医院一方面要因应发展建设之需,另一方面也确实感受到锅炉的烟气、烟灰、噪音等污染确实严重,甚至西楼不断有病人投诉噪音和烟尘。医院终于通过上马市政集中供热,不久大烟囱轰然倒下,一夜之间从视线中消失了。再之后,东楼、西楼等医院老旧建筑也一一没了踪影。

以前病房的开水炉每天都响得咣当咣当且蒸汽弥漫,现在采用的电水炉安安静静的,且能随要随烧,保证供应。洗澡已采用太阳能技术,节约能源且很清洁。先进的中央空调真正可以让大楼四季如春。更重要的,曾经的污水排放大户洗衣房外包了,固体危废有了专门机构处置,新建的污水处理采用工艺先进让医院污水能够直接达标排放。习近平总书记说: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,咱们医院也成了国家环保战略的积极践行者,多次获得节能环保先进单位。大烟囱消失了,医院也因此站上了新的起点,尤其是去年医院又成为智慧医院和中科大附一院,“理工医交叉融合,医教研协同发展,生命科学与医学一体化发展”的科大新医学正式启航。国运昌隆,祝福我院一路前行,不断攀上医学新高峰!(综合保障党总支 周良贵)